称知道管理层黑幕‧4长者被赶出老人院

  • 编辑时间: 2020-07-28
  • 浏览量: 532
  • 作者:
称知道管理层黑幕‧4长者被赶出老人院(吉打‧亚罗士打1日讯)4名因失去依靠而住在吉北一家民办老人院的老人家申诉,由于他们知道老人院管理层太多不为人所知的“内幕”,结果遭院方“设计”赶出老人院。这4名老人,即57岁的林瑞发、59岁的陈天送、76岁的杨亚刚和92岁的陈新泉週三下午2时30分许,在出席该老人院理事会会议后,马上被“请出”老人院。吉打州福利中心理事会闻讯后已已第一时间介入调查,并强调老人院一旦要老人离开,都必须先知会福利局,以及有合理的理由。其中一名目不识丁的老人林瑞发声称自己是在不知内容的情况下,被迫签下申请“自愿”离开老人院的函件,当他获知内容后,才恍然大悟遭欺骗了。4名鬓髮斑白的老人家年龄介于57岁至92岁,有者患上青光眼,有者已是92岁高龄老翁,走路蹒跚。4名互相扶持的老人因担心失去栖所,週二下午互相搀扶下走出老人院,由一名好心人载他们到《》亚罗士打办事处,向记者申诉他们的遭遇和忧虑。他们指控在没被告知理由下,遭老人院管理层以书信和口头要他们离开老人院。指被逼签署离院信“该老人院原本住有4女10男,数天前,一对男女老人也已被该院管理层送到吉中美农老人院,原因不详。但据我们所知,两人并非情愿到美农老人院。因此,我们都担心自己会是下一个受害者。”林瑞发说,5年前他被安排居住在该老人院,7月27日他是在还未搞清楚状况下,被老人院管理层强迫他签署一封离院信。“我不识字,当时他们要我在一封信上签名。在我签名后才向我解释信的内容,即指我是在自愿情况下,自动向老人院申请离院。”他披露,由于他感觉那是一场骗局,在与对方理论不果后,并于7月29日到警局报警。单身的林瑞发在双亲去世后就无家可归,但他目前依然与姐姐保持联络。被警告勿乱讲话住在该老人院已有4年的杨亚刚说,7月26日,他女儿到来探望他时,一名管理层人员要求他女儿向他转述,警告他别乱讲话。“当时,他也叫我女儿在一封信上盖手印,签署书信同意让我到美农老人院。”杨亚刚披露,当时,他女儿声称不识字,需等丈夫陪同以了解实况后才签名。“因这事情,该管理层的妻子数日后对我谩骂一顿,根本不把我当人看待。”患上青光眼的杨亚刚说,他本身是巴里文打的人,唯一的女儿嫁来亚罗士打。因此,妻子过世后,女儿把他接来亚罗士打和安顿在该老人院,并常到老人院探望他。不知未来日子怎幺过92岁高龄的陈新泉住在该老人院已5年,他无奈地说,已一把年纪的他若这时被赶出老人院,不懂未来日子要怎幺过。“10多年前,我曾和独生女在澳洲生活,但因无法适应当地气候而返回大马。”不过,自从妻子去世后,他就和女儿失去联络多年,妹妹则住在泰国曼谷,所以,他已无亲人可依靠。担心被赶每晚睡不好单身的陈天送申诉,随着有两名老人被带到美农老人院居住后,他和其他3名同伴每晚都不好睡,提心吊胆,担心有天他们也会被赶出老人院。他披露,当时该老妇被强迫带上车时哭得很凄凉,而一名管理层的妻子对那老妇恫言,若顽固不去就会报警抓她,还不断责骂那老妇是疯子。“老妇亲属之后要到老妇房间取走物品时也受阻碍,只准拿物品,不准取走钱,称那些钱是归老人院。”他说,早期他的哥哥偶尔会来探望他,但疑受到管理层阻止,两兄弟从此就没见面了。指负责人载走白米陈天送指出,老人院一名负责人常在晚间,将善心捐献给老人院的白米载走,动机不详,同时,他也申诉老人院的饭菜不好吃和不合胃口。“老人院每位老人每天都获得福利局提供约8令吉膳食津贴,款项由老人院管理层管理,并负责照料老人们的膳食。”他指出,他曾向管理层投诉,但反遭后者恫言会停止聘人煮食供他们果腹,同时也将会把福利局提供的津贴全数归还。林瑞发要求离开老人院有关老人院执行秘书陈依君(38岁)指出,林瑞发是自动向秘书处要求函件,指要自愿离开老人院,因此在理事会批准下,允许他週四下午离开。同时,她透露,另外3名老人陈天送(59岁)、杨亚刚(76岁)和陈新泉(92岁)并没被要求在週四离开老人院,但理事会将致信给福利局,以要求安排他们到美农老人院。她指出,林瑞发在本月27日要求秘书处发信给他,并指他要离开老人院,自己在外生活和做生意。当时她有奉劝他三思,但他坚持离开,因此就出信给他签署。她也解释,每位老人都有个柜子让善心投入柜子给红包,而每人持有自己的钥匙,至于总钥匙是由理事保管。她说,理事平均每月都会开锁让老人家将柜子的红包取出,但因一些老人常嚷着要打开,加上理事没空理会,才会引起小误解。她也透露,由于很多赞助人都会赞助大批白米给该院,由于过盛才会将这些赞助的白米外售,但所赚取的款项都归为老人院活动基金。“至于善心们分别分发给老人的赠品,我们都不会取走;我们只将赞助人所赞助的大批白米出售,避免囤太久而损坏。”收拾东西搬出老人院同住在该老人院的陈光辉(60岁)说,林瑞发过去常说他要离开老人院自己做生意,而在这数天也逐步收拾将东西搬出去老人院。福利中心:不必马上离开老人院吉打州福利中心理事会主席罗基雅对4名老人家被要求离开老人院一事感到不解,并认为有关4名老人不必马上离开老人院。“我希望你们媒体能帮我即刻传达口讯给那些老人家,告诉他们,他们是不需要离开老人院的。”罗基雅週三接受本报记者针对4名老人被要求离开老人院一事说,依据程序,有关老人院一旦要老人离开老人院,都必须先知会福利局,以及需给合理的理由。“他们(老人)都已是无依无靠的老人,现在要他们离开老人院,他们该去哪里?”她指出,她会即刻派官员到该老人院了解情况,并且促请那些老人暂不要离开老人院。仅管理层有权取出柜子钱财陈天送说,老人院内每位老人都有一个柜子收纳善心人给的红包,但柜子只有管理层有权打开和将钱取出。“去年有一名老人疑是不满无法取出有关钱财,而一时想不开自尽,管理层在事后也警告老人不准对外乱说话。”此外,他说,今年初有位老翁生病入院和过世,但相信管理层没有通知老翁家属,以致在新年期间当家属来探访时,才获知老翁噩耗,而对管理层大感不满。‧2013.08.01